一杯土

一个子博客。

【谭赵/凌李】夜底迷城(5)

一个免责声明:

这是个very老套的狗血替身梗,前期是李熏然←谭宗明←赵启平这样的一串单箭头,非常。但是持续时间不长,take it easy!

点进来之前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全系列点我

本章凌李碰面啦!

---------------


《夜底迷城》


5.


赵启平在被谭宗明摁在凳子上吃了顿饭之后,连着两天的时间都觉得有些云里雾里。

这两天里谭宗明没再来医院找他,只是时不时发个微信消息过来问个好。有的时候碰上赵启平钻进手术室,等不到回信的话也不会急着追在后面打电话,风轻云淡的样子,倒是让赵启平觉得挺舒服。

人的心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有的时候明明都已经沉降到谷底了,只要有人稍微撩拨那么一下,便又能蹦蹦跳跳起来。

如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前置剧情”,谭宗明这样一位多金且温情的男人,对包括赵启平在内的所有人而言,都会是近乎完美的情人。

所以赵启平忍着不动,努力憋着不让自己躁动起来,最后还是在午饭时对着手边冒着起泡的可乐瓶子败下阵来。他不知道谭宗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可是在他心底的那一些细小的期待,就和这玻璃瓶子里的小泡泡一样,咕嘟咕嘟向上浮,最后贴着水面啪咔一下炸裂开了。

赵启平拿筷子戳了戳餐盘,没忍住嘿嘿笑了两声。

坐在对面的凌远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囫囵咽下嘴里的最后一块锅包肉,伸手摸了摸赵启平的脑门。“你脑子烧坏了还是突然鬼上身了?吃个饭都能乐起来?”

“啊?没有啊!”赵启平往后躲了躲。“吃到好吃的还不能让我笑一笑啊?”

凌远瞪他。“你得了吧,吃盘豆角炒肉就能把你吃笑,怕是里面掺了金坷垃吧?”

“你还知道金坷垃,看来你也和我们是同一辈人嘛。”赵启平难得的怼了回去。

凌远笑了,也不恼他暗指自己是老人家,反而收拾起了餐盘点了点头。“行吧,你不乐意说,我也不多问你到底在乐呵什么了。我一会儿去看看你做手术的那个小警察,你最好也跟着来。”

“啊??”赵启平瞪圆了眼睛。“为啥啊?我早上查房的时候他好着呢啊!又出什么情况了么?”

“你能不能往好处想想。”凌远站起身,端着餐盘往回收处走。“小李警官受伤的这个案子在市里影响比较大,市委宣传处的领导们想要安排小李警官接受个访谈。我们今天去和他谈一谈,看看他的状态怎么样,敲定个时间。”

赵启平应了一声,收拾完残羹剩饭后跟在了凌远身后。“小李警官的手术才结束没几天,精神头也好身体素质也好肯定都还没恢复。我是他的主治医师,先声明一下我的态度啊,最好等一段时间吧,他现在不能受累。”赵启平说着,挠了挠头发。

凌远侧过脑袋,点了点头。“先去跟他和他的家人商量一下吧,如果可以接受采访,再根据具体情况安排时间。”

赵启平说了声好,和凌远两个人走出了员工食堂。


一路从食堂走到骨科住院部,赵启平觉得自己的思路都还是飘着的,连凌远跟他说话,他都没怎么听进去。

凌远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两个人临到住院部大门口了,他抬手拍了拍赵启平的后脑勺。

“回回魂,该干正事了。”凌远说着,先他一步走进了住院部。

赵启平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

李熏然因为开了胸,是个大手术,再加上院里重视,所以虽然人已经醒过来几天了,可一直到现在都还住在单人病房里。

赵启平和凌远一前一后进了病房,正准备开口和屋子里的人打招呼,一抬眼就看到除了躺在病床上的李熏然以外,就只有窗户边上还站着另一个人。

“小赵医生,凌院长。”谭宗明冲他们笑着点了点头。“我下午要到这附近开会,所以顺道过来看看熏然。”

谭宗明对赵启平的称呼莫名其妙的从“启平”变成了“小赵医生”,两个词中间的亲疏远近一听就能听出个大概来。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脸上的表情有点绷不住了。

“谭总,小李警官的手术很成功,只要慢慢恢复,应该没什么大碍的。启平的技术很好,请您放心。”凌远因为站在赵启平前面,没看到他变了的脸色,这时候转身示意他跟谭宗明打招呼,一眼看到他紧皱的眉头,也是吓了一跳。

赵启平倒是反应过来了,收了严肃的表情,换上了工作时间的招牌笑容。“是的,我可是咱们医院骨科的一把刀,请谭总放心。”表情倒是收了,可话说到后面反而显得有些咬牙切齿了。

一直躺着的李熏然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气氛的微妙,哑着嗓音开了口。“明哥,你有事就先去忙吧,我妈一会儿也就洗完碗回来了。”

谭宗明看了看李熏然,又看了看赵启平,最后走到床边轻轻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行,我先走了,等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的动作,微微歪了歪脑袋,觉得心里有点小火苗往上冒了。先不说谭宗明为什么会一声不吭出现在这里,单单是他对待李熏然的态度,就足够让赵启平觉得前些日子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都是放屁。

和李熏然说完再见,谭宗明走过来和凌远交代了几句,转头便又笑着冲赵启平伸出了手。“小赵医生医术高明,我得抽时间跟您好好道谢。”

赵启平暗自冷笑了一声,发狠劲儿和谭宗明握了握手。“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他手劲本来就不小,这时候用了力,眼瞅着谭宗明像是脸都要绿了。

谭宗明这才像是发现赵启平情绪上的变化,忍着疼又拍了拍赵启平的手背。“我先走了,晚点再来。”一句话倒不知道到底是说给李熏然还是赵启平了。

送走了谭宗明,病房里就只剩下了三个人。凌远拉着凳子坐到了病床边上,冲着李熏然笑了笑。

李熏然的气色已经比前些天好了很多,脸上的血迹被清洗干净了,伤口也结了痂,被烫坏的头发也打理完毕,变成了清清爽爽的样子。他和凌远讲话的时候虽然还有些虚弱,可看上去却也显露出了温润善良的气质。

赵启平站在凌远的身后看着他俩聊着关于宣传采访的事情,目光顺着李熏然的眉眼慢慢向下移着,看着看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让他感到不对劲的事实——李熏然的眉眼,和自己实在是太像了。

意识到这一点,再想到第一次见面时喝醉的谭宗明在看到他的脸时的反应,一直缠绕在心头的那些困惑瞬间就变得清楚明白了。

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呢?自己被谭宗明追在屁股后面示好,归根结底不过就是情感上的投射而已吧。

赵启平愣在原地,觉得有些后背发凉了。

“……启平?”凌远在他发愣的时候转过头喊了他两声,见他没反应,干脆拍了拍他的胳膊。

“啊?怎么了师兄?”赵启平回过神,脑仁儿疼。

凌远站起身。“小李警官答应接受采访,你看看他这个情况,什么时候比较合适?”

“哦……”赵启平和李熏然四目相接,莫名觉得有些尴尬,向后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再过三四天吧,等把这一周观察期过了再说。还有,来采访的人别太多了,开胸手术是大手术,最好还是做好必要的防护。”

赵启平说着,冲凌远挤了个微笑。“那个……师兄,我肚子好像有点不舒服,先撤回办公室了,要是一会儿还有什么事你再call我啊。”

说完,他也不等凌远给个反应,扭头就快步走出了李熏然的病房。

住院部的走廊上人来人往,有小护士和病人和赵启平打招呼,他匆匆点了点头,像是肚子真的不舒服一样,加快脚程钻进了电梯。

赵启平靠在轿厢的墙壁上,看着银灰色的电梯门关闭,终于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他的心跳很快,感觉也是堵得慌。

也就是这么一下,赵启平心里想明白了:谭宗明和李熏然,顺带着自己之间,有些事情点破了讲开,就真的是没什么意思了。

赵启平觉得有些委屈,想要时光倒流到刚刚吃午饭的时候,他认定自己一定会努力把可乐瓶里向外冒着的气泡,一个一个戳破。


TBC




评论 ( 30 )
热度 ( 57 )
 

© 一杯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