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土

一个子博客。

【谭赵/凌李】夜底迷城(1)

一个免责声明:

这是个very老套的狗血替身梗,前期是李熏然←谭宗明←赵启平这样的一串单箭头,非常

点进来之前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and,缘更


----------------


《夜底迷城》


后来赵启平想,他和谭宗明之间的孽缘,保不齐还真就是因为那一颗蛋。


1.

灯红酒绿的夜间生活对于今天的赵启平来说实在是有点太过了。

赵启平年轻又爱玩儿,放在过去的日子里,别说泡夜店了,就算通宵打游戏他都觉得不在话下。可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两台大手术马不停蹄地做下来,等到手头的事情结束之后,满心满脑的就剩下了回家洗澡睡觉。赵启平一边脱下自己的白大褂一边叹了口气,顺带着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打了个哈欠。

医生不好当,年纪轻轻就顶大梁的主治医师更不好当。赵启平摇了摇头叠好自己的白大褂,取了车钥匙溜出了办公室。

在医院停车场发动车子的时候赵启平接了个电话,是先前做了手术的病人家属非要请他吃饭答谢。家属费劲口水跟他说城西开了一家土菜馆,里面做的烧鸡是一绝,一定要请他尝一尝。赵启平嘿嘿笑了两声,打了几个太极之后也给直接拒绝了。挂了电话,他脚下踩了油门离开了停车场。

走着走着,赵启平琢磨了一下病人家属说的土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就有点想要吃鸡肉了。他回忆了一下,家里的冰箱里除了几块里脊肉就没有其他肉类了,当下便一拍大腿,决定去买点鸡肉回家做个红烧鸡腿。他打了把方向盘转了个弯,向着自己常去的大型超市开了过去。

可等他到了超市,瞬间傻眼了。

肉类货架上没有新鲜的鸡肉,冷柜里也没有分割好的鸡块。一旁可能是趁着假期来超市做兼职的小姑娘看着他在冷柜前面兜兜转转了好几圈,终于忍不住告诉他今天超市禽类商品特价,晚上七点之前就已经卖空了。

赵启平这才反应过来,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九点半了。

“这鸡肉没了,要不……您买几个鸡蛋?”小姑娘犹犹豫豫的拎了一网兜鸡蛋盯着赵启平看。

赵启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点头。“行吧,买几个鸡蛋回家孵小鸡去。”他一边开着玩笑一边从小姑娘手里接过了网兜。他本身就长得好看,脸上挂了笑意之后更显得光彩照人,惹得小姑娘瞬间脸红了起来。

赵启平道了声谢,想着回家做个蛋包饭也不错,便欣然到收银台付了钱走回了停车场。

他的车停在方便进出的地方,只要往后倒半个车距就能转过弯来往出口拐。赵启平哼着歌,掏了钥匙摁了两下解锁,车灯闪了闪,一下子就照出他车屁股后面蹲了个人。

那人不知道是蹲着还是坐着,手里好像还拿了个酒瓶,死死地堵住赵启平车子后倒的路线,像是失去意识一样一动不动。赵启平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想要看个究竟。

“先生,您没……我去!”还没等赵启平近了那个人的身,一股浓重的酒气便扑面而来。他皱了皱眉头,弯下腰去轻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先生,您还清醒吗?”

作为一个合格的医生,在急症室里坐过班的赵启平见过不少这种醉得不省人事的人。他知道这种人很危险,无论是对于他们自己的身体而言,还是对于周围其他人的人身安全而言都很危险。可他毕竟是个医生,下意识地便撸了袖子蹲下去把鸡蛋放在一边,转而伸手摸了摸那人脖颈两边的颈动脉,判断生命体征。

一直不发声的人被他摸了这么一把,捉着他的手抬起了头。

“啊,不好意思,我只是看看你有没有事。”赵启平被他瞪着,有些尴尬地想要收回手,可那人一脸见鬼了的表情瞪着他,让他完全没法挣脱开。

醉醺醺的人看上去是个挺注重保养的中年人,赵启平总觉得这张脸看起来有点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那人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熏然……”接着便松开了赵启平的手,脑袋往自己的臂弯里一扎,不动了。

赵启平皱起了眉头,用力推了推那人。“先生,先生需要我帮你叫救护车吗?”

那人摇了摇头。

“那您告诉我您住在哪里,我送您回去?”

那人还是摇头。“不回家。”

“那……我帮您报警吧。”赵启平想了想,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他摁了两下,手机黑屏没反应,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昨晚上忘记充电,今天忙了一天又忘记充电了。

蹲在地上的人嘟嘟囔囔的还在小声说着“熏然”两个字,赵启平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认命一样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把他从地上扶起来。

把人塞进了车后排躺好,赵启平没忘记转身把鸡蛋拿回来放在副驾上,然后摇下了窗户发动了车。这家超市距离赵启平的家已经不远了,他决定先把人扛回自家客房让他先醒醒酒,等到这人意识清醒了再送他回家。

车子开出去没多远,赵启平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在后排躺着的人。抛开他烂醉如泥的状态不提,他其实看上去也挺儒雅的。

赵启平眨了眨眼睛,赫然想起来前不久的某天早上,他一边吃早饭一边看晨间新闻,躺在后排这人的脸就在电视屏幕里晃悠了好一阵。赵启平想起来这人是谁了,本地知名企业家,谭宗明。

摊上大事儿了啊!怕麻烦的赵启平张了张嘴,开始考虑要不要把人甩路边了。谭宗明在后排翻了个身,把后背冲着他。

赵启平又瞄了一眼后视镜,闭了嘴探口气,还是老老实实把车开回了家。

谭宗明的个头并不矮,赵启平费了老鼻子劲才把人一路从车库搀回了自己家。谭宗明在进电梯的时候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睁开眼睛看了看赵启平,用力搂住了他。

赵启平推他,推不动,一手搀着谭宗明一手拎着鸡蛋的动作又太费腰力,等到谭宗明老老实实躺倒在客房的床上时,赵启平只觉得自己忙活到后背都汗湿了。他盯着谭宗明看了好一会儿,转身走到客厅,从药柜里翻了几下找出了先前给自己备着的醒酒药。倒了杯温水,赵启平拿着药又走进了客房。

“谭宗明?”赵启平把药放到床头,伸手拍了拍谭宗明的脸。后者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眼神却是令人讶异的清醒。“呃……那个,你喝多了,这里有醒酒药,你先吃一点。”赵启平以为他酒醒了,指了指放在一旁的水杯和药。

谭宗明却像是不明白那是什么一样,盯着玻璃杯看了好一会儿。赵启平这才意识到谭宗明的眼神再清亮,意识却还是模糊的。

第一次见到喝醉的人会是这种反应,赵启平觉得有些好玩。他掰了两颗醒酒药塞进谭宗明嘴里,又撑住他的脖子喂他喝了口水。“你先休息一会儿吧。”赵启平把他放平,又帮他盖好被子。“这药见效挺快的,过会你清醒一点了我就送你回家。”

谭宗明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他的话,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赵启平看着他像是睡着了,这才转头看了看时间。平常从超市回来只要十几分钟不到,今天这么一折腾,都快过去一个小时了。赵启平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决定先去吃点东西。

已经快晚上十点半了,这个时间再做程序复杂的蛋包饭显然是要赵启平的命了。他点火烧起了水,从冰箱里拿出了一袋速冻饺子,噼噼啪啪地丢进了锅里。

一个人生活久了,很多事情就喜欢应付过去。比如说吃。赵启平对于吃并没有太大的要求,在饱腹的基础上如果味道能再好那么一点点的话就再满足不过了。一盘饺子很快就出锅了,赵启平用瓷碗装好,又切了蒜末和姜丝兑上少许酱油和醋放进味碟里,一起端到了餐厅。

他正蘸着味碟里的汤汁吃下第三个饺子,客房里便发出了些许声音。

赵启平回过头,看到谭宗明扶着门站着,瞪圆了眼睛盯着他看。

“啊,你这么快就醒了。”赵启平连忙咽下饺子,放了筷子过去扶他。“你喝了那么多酒,要不要过来吃点饺子垫垫肚子啊?”他把谭宗明搀扶着坐到了餐桌的一边,自己进了厨房拿了双筷子又端了个碗出来递给他。

谭宗明像是中了邪一样盯着赵启平的脸看,就连接过筷子的时候都没有错开眼。赵启平被他盯得后背发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盯着我做什么?”

谭宗明这才回过神来,嘴角挂上了一个有气无力的笑容。“谢谢。”他低了头,夹起了一个饺子。

“觉得味道淡的话可以蘸点调料。”赵启平把味碟推了过去。“我想着你喝了酒,可能胃会不舒服,就先给你窝了个荷包蛋。”他说着把先前端着的碗也推了过来。

白色的荷包蛋漂浮在滴了些许酱油的浅黄色汤汁里,谭宗明盯着这碗汤汤水水的荷包蛋想了好一会儿,最后抬起头来看着赵启平。“你叫什么名字?缺什么东西吗?”他的嗓子压得厉害,可却无法掩盖好听的声线。

“我?我叫赵启平,什么都不缺啊。”赵启平和谭宗明对视了一会儿,猛地反应过来了。“诶,你别多想。我就是看你醉得厉害,又堵了我的车,我没办法才把你弄回来的。我也是等你上车了才想起来你是谁,没别的意思,就真只是作为一个医生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哦,你是个医生啊。”谭宗明捕捉住了赵启平话里的关键信息,笑着用手里的筷子戳了戳荷包蛋。他端起碗,吃下了这一碗温热的荷包蛋,然后放下筷子,冲着赵启平笑了笑。“真是谢谢你了小赵医生,我糟糕的状态被你看到,还被你给救了,实在是过意不去。”

赵启平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哪算得上什么救不救啊……”

谭宗明还是笑,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不如小赵医生您给我留个电话,改天等我状态好一点了,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不用了,”赵启平连忙摆手。“谭总您忙,这种小事就别放在心上了。”

“那不行,绝对不行。”谭宗明把手机塞到了赵启平手里。“来,给我号码。”

赵启平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在谭宗明的注视下输入了自己的手机号。

谭宗明心满意足地拿回了自己的手机,隔着餐桌又和赵启平聊了好一会儿。除了身上还散发着酒的味道外,已经完全看不出先前醉过酒的痕迹了。

一盘饺子在两个人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两面夹击下很快被消灭干净了,谭宗明看了看时间,也已经快夜里十二点了,他站起身想要告辞。

“我送你吧,这么晚了也不太好打车。”赵启平擦了擦嘴,准备去翻车钥匙。

谭宗明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站起身。“不用了,我这两天在这边考察,住的酒店就在这附近,我慢慢散散步走回去,清醒清醒脑子。”

他看上去精神不错,赵启平上下打量了他好几遍,最后确定这人确实是已经醒酒了,这才点点头说了声好。

赵启平收拾好碗筷之后把谭宗明送下了楼,挥了挥手跟他说再见。他站在楼下打了个哈欠,揉了几下眼睛之后才想到自己好像和什么不得了的人挂上了关系。

不过像谭宗明这种级别的人,总不会真的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吧。小赵医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着谭宗明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转角处,这才转身上了楼。



TBC








大家好,看在我说挖坑就挖坑还撸了这么粗长一发的份上,让我看到你们的手~~

评论 ( 15 )
热度 ( 127 )
 

© 一杯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