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土

一个子博客。

【谭赵/凌李】夜底迷城(2)

一个免责声明:

这是个very老套的狗血替身梗,前期是李熏然←谭宗明←赵启平这样的一串单箭头,非常

点进来之前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全系列点我



-------------------


《夜底迷城》


2.


赵启平觉得自己和谭宗明之间不过就是两条冲着不同方向去的线交汇的那么一小点,过了这一天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对于留给谭宗明电话这件事,他也没往心上去。赵启平每天能遇到多少人啊,他知道那些请客吃饭的话也和“有机会再聚”没多大区别,只是人家客气客气而已。

可正因为他没把这事儿放心上,等到两天之后下班看到谭宗明站在走廊门口的时候,赵启平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这是谁。

谭宗明半靠着走廊边上的窗户,正抬起手腕看时间,一抬眼便看着穿了便服的小赵医生在门口探出了头。赵启平下班的时间已经挺晚的了,谭宗明不知道在走廊上等了多久,笔挺的西装被他脱下来搭在了臂弯里。

赵启平愣了。

谭宗明冲他笑了笑,说:“小赵医生,下班啦?”他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倒也是让人觉得颇为亲切。

“啊?哦……”赵启平带上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过来。“谭总怎么过来了?”

“我来带你去吃饭。”谭宗明还是笑,伸手却接过了赵启平的包,帮他拎在手里。

他的动作水到渠成,反而让赵启平有些不自在了。“那个……我自己来吧。”

“必须我来。”谭宗明把包换了个手,冲着赵启平做了个请的手势。“车已经等在楼下了,小赵医生赏个脸呗?”

赵启平想了想,跟在了谭宗明身后钻进了电梯 。

谭宗明的车停在地下车库,赵启平看着眼前这两能换三台自己的车的大家伙倒抽了口冷气。谭宗明看着他瞪圆的眼睛,不由得有些想笑。他打开了车门,拍了拍赵启平的后背,这才把有些愣神了的人给塞到车里。

“得亏这车你停地下车库了,这要是停在上面停车场,还保不齐多少人围观呢。”赵启平摸了摸车门,感叹了一句。

谭宗明转了转钥匙,发动了车子。“小赵医生喜欢车?”

“哪个男人不喜欢车啊。”赵启平笑了笑,扣上了安全带。可还没等谭宗明的车子开出去,他便转过头来问道。“啊不对,我自己也开了车了,一会儿不太方便……”

“我送你回家。”谭宗明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我明天早上再送你上班。”

“啊?不合适吧谭总。”赵启平瞪圆了眼睛。

“合适的。”谭宗明没给赵启平再拒绝的机会,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就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不得不说谭宗明为人处世上确实做得滴水不漏很是精明。单单是请赵启平去什么地方吃饭这件事,就让被邀请的人觉得很是舒服。

落座之前的赵启平还在担心谭宗明会带自己去什么高大上的地方,自己也就只是普通的牛仔裤加衬衫,要是去了什么豪华西餐厅的话还真有点尴尬了。可谭宗明却像是深思熟虑了一番,领着赵启平到了一家规模不小,可菜品却相当精致的私人会所。

包间不大,装修得古色古香。谭宗明拉开红木椅子让赵启平坐下,转头吩咐了服务员说可以上菜了。

如果说先前赵启平还因为谭宗明的突然出现而有些手足无措,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干脆破罐子破摔,放松了下来。不就是吃顿饭嘛,他想,总好过下班回家一个人再随便糊弄点东西吃。

谭宗明交代完毕,服务员带上门走了出去,包间里就只剩下赵启平与谭宗明两个人了。谭宗明从桌边的电热茶台上取了已经温热了的紫砂茶壶,翻过赵启平的茶盏,沿着杯沿倒了茶进去。

“这家店的大红袍还不错,你尝尝。”谭宗明把茶盏推了过来。“清热袪火,健胃消食。适合你这种每天忙得顾不上吃饭的人。”

赵启平端起了茶盏,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香气扑鼻,一看便是上好的茶叶。他尝了一口,乐了。“味道确实好,我都好久没喝过回甘这么甜的茶了。”

“你喜欢就好。”谭宗明看着赵启平,也跟着笑了。“能让救命恩人满意,我也算满足了。”

“哎,谭总客气了。”赵启平被救命恩人四个字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放下茶杯挠了挠头发。“小事而已,何况我那反应纯属职业病。您真别太在意。”

“不能不在意。”谭宗明说着,眼神变得有些深邃了。“实不相瞒,其实那天晚上我喝酒是因为……”

啪嗒。

谭宗明的话还没说出口,服务员便轻敲了两下房门,打断了他的话。

赵启平像是隔着房门都闻到了菜香,满脸期待地看着服务员开门端进来了一盘盘颜色各异的食物。谭宗明倒也不再多说,收了话头,开始向赵启平介绍端上来的菜。

这家私人会所主营的是新派川菜,原本淋了辣油就红彤彤到让人食指大动的川菜经过细微改良,变得更加勾人。既有泡椒剁碎盖在牛蛙上焖出的干锅,又有蹄花被切成一口一块方便取用的大小,就连干煸的牛肉丝也切得极细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目不转睛地盯着摆在桌上的菜,笑着转了一下转盘,将一盘烧得酥烂的排骨对准了他。“这是这家店的招牌菜,腌好的排骨又裹了酱汁焖烧,不算很辣,但是味道极好。”

赵启平应了一声,满心欢喜地提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进碗里。他虽然对吃并没有什么过高的要求,可既然是送到嘴边的美食,他也不再客气了。排骨切的大小适中,焖烧的时间估计也是掐着秒表的精准。腌制过后的肉类都有一种独特的咸鲜味道,再加上外面裹着的酱汁,入口之后让赵启平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骨头都是酥的,厉害啊。”赵启平咽下排骨,惊叹不已。

谭宗明像是很喜欢看着赵启平吃东西的样子,笑眯了眼睛点点头。“好吃吧,好吃你就多吃一点。”

赵启平点了点头,开心地扫荡起来。

一顿饭吃到最后,赵启平拍着自己肚子冲谭宗明笑着说再吃下去他恐怕是要一夜暴长十斤肉起来了。

谭宗明跟着他笑,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多长点肉也挺好的,小赵医生你太瘦了,有点硌手。”

赵启平张了张嘴,嘟囔了一声:“硌啥手啊,你怎么就知道硌手了。”

谭宗明看着他的样子,没憋住哈哈大笑起来。像是感染到谭宗明放松的心情,赵启平也跟着勾起了嘴角,叫他别闹了。

等到两人乐呵完了,谭宗明签好单,这才将吃饱喝足的赵启平带回了车上。赵启平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都过了,他犹豫了一会儿,眼瞅着谭宗明的车真要往自己家的方向拐了,连忙按住了谭宗明的胳膊,要他把自己送回医院提车。

“真不要我送你回家?”谭宗明问他。

赵启平摇头。“我又没喝酒,真不用。”

谭宗明哦了一声,又问。“也真不要我明天接你上班?”

赵启平的脑袋摇得更狠了。

谭宗明笑了。“行吧,那我就送你去医院。”他转了方向,冲着医院开了过去。

夜里路上车也少了很多,没了堵车,先前还要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返回来的时候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到了医院门口,赵启平向谭宗明道了谢,下了车正准备往自己的停车位走,谭宗明却又摇下车窗叫住了他。

“以后还有机会请你吃饭吗?”谭宗明问。

赵启平歪了歪脑袋。“啊?”

谭宗明又笑眯了眼睛。“我的意思是,小赵医生愿意和我交个朋友吗?”

“哦,当然可以了。”赵启平回过神来,点点头。

“太好了。”谭宗明像是松了口气,隔着个副驾冲他挥了挥手。“那下次见,晚安小赵医生。”

赵启平也冲他挥了挥手,道了声晚安。

谭宗明的车子离开了停车场,赵启平也跟在他后面开出了医院。走了没一会儿,原先还在他前面的谭宗明的车,在一个红绿灯和他一左一右分开。又开了没多久,赵启平便回到了家。

他打开家门的时候揉着自己的肚子没忍住打了个哈欠,晚餐吃的确实太饱了,他脱了衣服,准备洗个澡直接睡觉。

热水从花洒里淋出来的时候,赵启平突然记起来几天前自己也只是给了谭宗明手机号而已,怎么今天他就准准的找到医院去了,后来转念一想,谭宗明那样的人物,想要调查个什么东西不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想通之后,赵启平哼着歌冲完了澡,正裹了浴巾从浴室出来准备吹吹头发的时候,被丢在餐桌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走过去,滑开屏幕。

来信的是个陌生号码,但内容却是“晚餐的气氛很愉快,不知道小赵医生有没有同样的感觉?”

赵启平知道这是谭宗明发来的讯息了。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回过去:“菜很好吃,气氛也确实很愉快,谢谢谭总招待。”

短信回过去之后赵启平等了一会儿,可谭宗明像是不打算回消息了一样,没再发过来。赵启平放下了手机,想着大家客气寒暄一下也差不多了,就准备扭头去找吹风机。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谭宗明的消息又发过来了。

绿色的文字框里板板整整地写着:“既然小赵医生也觉得气氛不错,那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试试看?”

赵启平心里喊了一声卧槽,下巴都快磕到地板上了。他捏着手机,像是不相信一样盯着这条消息错不开眼。

这什么意思?这真是谭宗明发过来的消息吗?是不是我理解错误了?需不需要报警啊?

赵启平正这么想着,谭宗明又追了条更直白的短信过来:“我能追求你吗?”

赵启平甩开了擦头巾,捏着手机坐在了沙发上。他眨了眨眼睛,好不容易压下了心中疾驰而过的成群羊驼,缓了好一会儿才回了条消息过去——“谭总,我是男的。”

谭宗明这次倒是回复得十分迅速。他说:“嗯,我也是。”

赵启平被这四个字噎得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满头包。他把手机甩到了一边,捡起了擦头巾包住了自己的脑袋,仔细想了一会儿,最后冷静下来,又伸手拿过了手机。

“谭总,”他一个字一个字打了出来。“报恩的话一顿饭就够了,真不用以身相许。”

他摁下了发送键后锁了屏。这一次他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手机也没有再亮起来。

这就算是明确的拒绝了,赵启平扒拉了一下已经半干不干的头发,起身走进了卧室。直到身体埋进被子里的时候赵启平才没忍住把从接到短信开始悬着的那口气吐出来。

还睡个屁,赵启平裹着被子翻了个身,觉得自己被谭宗明这么一吓唬,倒还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自己的性取向这种严肃的、有助催眠的问题了。




TBC











---------

小赵医生:睡不着,你的锅。

谭总:你给我锅我就接,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小赵医生:你接不接?

谭总:……接,接,我接。


评论 ( 15 )
热度 ( 103 )
 

© 一杯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