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土

一个子博客。

【谭赵/凌李】夜底迷城(4)

一个免责声明:

这是个very老套的狗血替身梗,前期是李熏然←谭宗明←赵启平这样的一串单箭头,非常。但是持续时间不长,take it easy!

点进来之前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全系列点我


---------------


《夜底迷城》


4.


李熏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赵启平刚好查到他的病房。

过了那么一晚上,天色大亮的现在,李熏然的脸色还是不太好看。他虽然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但是神志不算特别清明,看上去还是非常虚弱。

谭宗明不在病房里,守着李熏然的是他的父母。赵启平附身下去检查了一下他的生命体征,转头对着两位老人说:“没什么事,他撑下来了。”

李熏然的母亲长长地松了口气,扭过头去趴在丈夫肩膀上小声哭了起来。

赵启平看了看病床上的李熏然,冲他笑了笑。“好好休息,你这伤得多养养,不然好得不彻底。”

李熏然还带着氧气面罩,眨了眨眼睛算作示意。

“你现在还不太能动,我一会儿叫个护士过来看一下。没事的,我可是个很厉害的医生。”赵启平说着,拍了拍床沿。

走出病房,他跟护士站的当班小护士交代了几句,扭过头又看了看病房里李熏然被他母亲整理额前头发的场景。“脸上的药一定要按时给他换敷,麻烦你们了。”他又对着护士多加了一句,最后敲了两下护士站的台面,离开了住院部。

第一医院的“生意”向来都好得不像话,完成了住院部查房,赵启平走在走廊上收好了写病历用的笔,准备返回办公室换衣服去做手术。

可他走了两步,刚把笔插进胸前的口袋,想了一下还是掏出了裤子口袋里的手机。

赵启平点开联系人电话簿,翻找了两下找到了谭宗明的号码。短信页面里的内容已经被清空了,他的手指顿了顿,摁下了一行“李熏然醒了。”

他站在原地看着消息发送成功,最后松了口气一样把手机丢回了口袋里,抬头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

早上的手术原本安排的只有一台胫骨骨折的普通手术,可赵启平刚做完最后的处理,正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急诊室又接诊了一个在车床上绞断手指的病人。

断指重接的难度对于赵启平而言并不算太大,可是由于手上涉及到的神经和毛细血管太多太多,他必须得要十分小心,睁大眼睛一点一点重新缝合,完全没有捷径可走。

而等到这台手术也做完的时候,别说午休了,赵启平看了眼走廊上的挂钟,再过不到一个小时就要下班了。

赵启平的头和眼睛都有点疼,站在手术台边对着显微镜缝了几个小时的毛细血管本来就是个体力活,加上中午又没有时间吃饭,他从手术室出来之后靠在一边的墙上喘了好一会儿,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是低血糖了。

扶着墙站了一会儿,他终于算是缓过来了一点。正准备打起精神往办公室走,有人就喊了他一声。

“启平,你没事吧?”赵启平抬头,看到了谭宗明向他走了过来。“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扶你坐下休息一会儿。”谭宗明搀着他,坐到了一旁靠墙的椅子上。

赵启平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话一出口就想起来李熏然已经醒了。“哦,小李警官怎么样了?”

“他没事,有伯父伯母照顾。”谭宗明也坐了下去。“我等了你好久,没想到你这台手术时间这么长。”

赵启平摆了摆手。“习惯了,我没事儿。”

“你是不是没吃午饭?”谭宗明皱起了眉头。

“呃……这个也习惯了,没事的,我缓一会儿就好。”赵启平想了想,接着说道。“我这边没什么事了,真的,你去忙吧。”他说着就想要扶着墙站起来。

可谭宗明按住他的肩膀,让他重新坐了下去。“你在这缓缓,我陪你。一会儿等你稍微缓过劲儿了,我就带你去吃饭。”谭宗明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东西塞到赵启平手里。“吃。”

赵启平盯着手心里的牛奶糖愣了,他转头看了看西装革履的谭宗明,又看了看手里的糖,最后乐了。“谭总您也是……画风清奇啊,别人家总裁随身带着的都是名片夹或者雪茄盒,你这随身带奶糖,喜好挺别致的啊。”

谭宗明没吭声,干脆拿回了牛奶糖,亲自撕开包装塞进了赵启平嘴里。

舌尖有甜味蔓延开来,赵启平眨了眨眼睛,笑了。

“还是草莓味儿的。”他含着颗糖,说话瓮声瓮气的。

谭宗明笑了,拽着他的手开始小心翼翼地按摩起来。“启平你的手很好看啊,怎么养的。”

他的力道适中,赵启平觉得舒服,也就没抽回自己的手。“还能怎么养,捏手术刀捏的呗。”

“累吗?”谭宗明问他。

赵启平摇了摇头。“我喜欢当个医生,不累。”他说完,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儿,慢慢收紧拳头,躲开了谭宗明的触碰。“那个……你不去小李警官那边了吗?他今天才醒,估计心里还有点害怕吧。”

谭宗明也收回了手,转头看着他。“熏然没关系的,他自己能处理好。你别看他年纪轻,那可是个了不得的警察呢。”

“哦,这样啊。”赵启平也低了头,用力吮吸了两下嘴里的奶糖,不说话了。谁还不是个宝宝呢,他想。

谭宗明见他没再出声,噗嗤一声笑了。“他刚醒,伯父伯母肯定有很多话要跟他说,所以我现在就不去打扰他了。”他拍了拍赵启平的手背。“我得带你去吃饭,这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

赵启平扭过了头看他。“啊?为什么啊?”

“我可是在追求你啊小赵医生。”谭宗明眯着眼睛笑了,搀着赵启平的胳膊扶他站了起来。“走吧,换个衣服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了。”

赵启平被他拖拖拽拽地往前走,只觉得嘴里的奶糖差点儿被吓得呛到气管里去。


谭宗明带着赵启平去的是市里比较有名的高档粥铺。

说是粥铺,但其实主推的菜肴也都是本地知名的炒菜火锅。谭宗明直接拎着人进了包间,点好了一桌子菜后就坐在一边笑眯眯地盯着赵启平。

赵启平被他看得后背发凉,想到刚才自己在办公室换衣服的时候也是被他这么看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又让谭总破费了,下次还是我请你吧。”赵启平扫视了一圈包间,整个大圆桌旁就只有他和谭宗明两个人。

谭宗明被他的样子逗得更憋不住笑了。“启平,你紧张什么?”他端起碗,给赵启平舀了一碗海鲜粥。“我在追求你,所以该紧张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啊。”

赵启平看着自己眼前这碗冒着热气的粥,心里犯起了嘀咕——能被金融界大佬亲手舀粥,放到哪个小老百姓身上会不紧张啊。

“我能不紧张吗,我就觉得谭总您这行为不按常理出牌啊。”赵启平拿着勺子,在粥里搅了一圈。

“我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了?我对你一见钟情,喜欢的不得了,当然要想办法追求你了。”谭宗明说着,又给他夹了片毛肚放在了盘子里。

赵启平叹了口气。“别闹了,谭总你不是喜欢小李警官吗?”他转头看着他。“我捡到你的时候,你都神志不清了还在念叨他呢。”

赵启平一副打算把话说穿彻底摊牌的样子,让原本还笑着的谭宗明也慢慢严肃了起来。

谭宗明放下了筷子,摇了摇头。“你是不是没看到我最后发给你的短信?掏出手机来现在看看呗。”

赵启平心里咯噔了一下。

昨天光觉得撞破谭宗明的小秘密有点尴尬,删短信的时候脑子里也是糊的一团粥没怎么仔细看,这时候谭宗明这么一说,他倒是有点印象似乎瞟到了谭宗明确实给他回过一条短信。只不过他昨天把这条消息当成先前谭宗明和他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一股脑全给删了。

谭宗明看着赵启平脸色变得越发复杂的样子,也跟着有点急了。“没收到?还是你就没看?”

赵启平回过神,小声地承认错误:“……我没仔细看,昨天给删了。”

“你!”谭宗明气结,瞪圆了眼睛盯着赵启平看了好一会。最后他摇了摇头,冷静了下来。“算了,没看到就没看到吧。好好吃饭,反正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他说着转了转圆桌的转盘,把一盘绿油油的炒秋葵对着了赵启平。“吃点这个,对胃好。你在手术台前面一站就是一整天,这胃哪里受得了。不行,我得去找你们凌院长好好谈谈,这简直是在压榨员工。”

赵启平舀了一勺粥送到嘴里,压下去了那句快要脱口而出的“你怎么认识我们院长”。

一顿饭吃得赵启平心里打鼓。谭宗明选的几个菜都很合他的胃口,可这越往后吃,赵启平就越觉得自己和谭宗明之间的这个气氛有点不对劲。

他心里明白在知道谭宗明喜欢李熏然的现在,自己要做的应该是跑得远远的,永远别掺和这堆破事儿,而不是一口一口吃着谭宗明夹到他盘子里的菜。

但真听着谭宗明一遍一遍在旁边说“你得好好照顾自己”“我喜欢你呀,你不用跟我客气”这种话,赵启平反而觉得自己前一天冒冒失失删掉那条短信,是做了件挺对不起谭宗明的错事。

那条短信里到底写了些什么呢——赵启平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了,而一直到这顿饭结束,谭宗明也再也没提起这条消失在赵启平指尖的短信。


TBC




秋葵的作用我瞎掰的,我just觉得很好吃而已【。

评论 ( 15 )
热度 ( 44 )
 

© 一杯土 | Powered by LOFTER